【安全防范】警惕传销

发布时间 :2012-06-08  阅读次数 :3906

安全教育系列之警惕传销
【案例1】

       据《上海侨报》报道,9月17日,被骗到广东佛山市顺德区的陕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刚毕业的刘某因拒绝加入传销,遭到惨无人道的毒打,被残忍地割烂右手三指,后又被扔到广州市芳村境内,幸被120及时救到医院。记者昨日中午在芳村某医院见到了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刘某,他浑身黑肿,由于头部已严重受伤,眼睛也不能睁开,身上有多处血迹,左手血肉模糊,右手三指被刀割。
       据了解,伤者刘某24岁,几天前,他接到一黄姓同学的电话,邀其到佛山去,说月薪可达2000多元,比自己现在每月800多元的工作要高很多,待抵达后,发现同学被挟于非法传销者手中,而他也是被骗来的。后来,在佛山人民礼堂附近窝点的非法传销者要挟刘某加入一项有关3000元瑞士手表的传销当中,被刘拒绝,后遂遭毒打。刘被歹徒驾车扔至30多公里外的广州市芳村境内一医院附近的马路边,随身携带的各类证件,包括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银行卡等均被抢走。他被打后黄姓同学不见了踪影,记者遂帮其报警。


【案例2】

       今年中秋佳节,当人们正在庆祝团圆之际,一位来自江西省全南县的少女胡继香却在广州市番禺区结束了自己年仅二十三岁的生命。她死时,已经身无分文,有的只是当初对传销所怀有的美梦的幻灭和随之而来的绝望。从胡继香写给其父母的信中,记者了解到,胡继香除了交纳会员费之外,又交了二千元的风险资金。她在信中说:“交二千元风险资金是因为(公司)怕我们学会了就一走了之。加上我们厂里的电脑零件和其它零件特别多,怕我们拿出去卖掉,反正到时候我学会了,二千元风险资金会退还来的,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这些的。”她并且告诉父母:“相信我,给我一个发展空间,希望能改变我,无论如何,你们一定要凑到这笔钱。”可从来广州至死去的那天,胡继香一分钱也没有从公司拿到,她得到的,只有十盒没有生产厂家和商标的“参茸营养保健品”。


【案例3】

       2003年3月7日,武汉大学广告系学生小冯在学校寝室中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称找“刘林”,在告知“没有此人”后,对方并未挂电话,而是与他攀谈起来,称自己是广州市××电子科技公司的,公司正在招聘应届毕业生。正在到处求职的小冯表示出兴趣,对方在询问了其姓名、年龄、专业等问题后,让他等候通知。几天后,小冯果然接到了该公司的电话。谈了约40分钟后,要求他尽快到广州面试。3月20日下午,在番禺汽车站,风尘仆仆的小冯被一位自称姓胡的男子接走,并被径直带到了一幢居民楼的四楼。在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内,已经住了四五个年轻男女,都自称是各大学的学生。房间内摆设非常简单,只有椅子、电视等。小冯非常奇怪地发现,虽天色已晚,他们却不开灯,而晚餐是“黑糊糊的米饭”。只有八九点钟,他们就开始睡觉。睡觉时房间内多了几个人。他和另外6个人睡在一间,几个女孩子睡在另一间。没有床,大家在地上睡通铺。晚上10点,接到家中电话的小冯想到客厅接听,却发现门早已被锁,门口还有一女孩看守。小冯心里开始怀疑并不安起来。次日早上六七点钟,他被喊醒。大家起来洗漱,然后吃“黑糊糊的米饭”。随后又开始唱歌,做游戏。其中一种游戏叫“自圆其说”,需要为自己所分到的角色拼命想优点说好话,而且每人说话都有一套固定的模式。疑心重重的小冯提出想到外面上网。一个“主任”听后把他拉到一边,明确告知他们是“网络营销员”,要求小冯加入,被小冯断然拒绝。随后又有几人过来对小冯利诱,“(干这个)两年180万,你说赚不赚?”至此,小冯明确意识到自己被传销团伙骗了,但是,对方对他的监管变得更严了。小冯以上厕所为由察看地形,发现一面窗户是开着的,“根本来不及细想就爬上了窗台”。对方发现后马上过来抓他。小冯情急之中抓住空调管道向下滑,跌到三楼窗台上又掉到二楼平台上,并请求路人报警。在等了几分钟没有动静的情况下,小冯从二楼跳下。经诊断,小冯腰椎被摔成“压缩性骨折”,医生称,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治疗。“医生说我要卧床一月,再静养一月,才能基本恢复。再加上写毕业论文,等到我找工作时可能大家都离校了……”3月24日,22岁的小冯躺在番禺区中医院的骨科病床上神色黯然,稍微扭动一下身子就会痛苦得皱起眉头,嘴唇上也结着厚厚的血痂。求职心切的他如今将不得不面对可能推迟就业的现实。


       工商部门将6种行为列为传销和变相传销行为,是国家严厉打击的: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组织网络从事无店铺经营活动,参加者之间上线从下线的经营业绩中计提报酬;参加者通过交纳入门费或以认购商品(含服务)的方式取得加入、介绍或发展他人加入的资格,并以此获取回报;先参加者从发展的下线成员所交纳的费用中获取收益,且收益数额由其加入所谓先后顺序决定;组织者的收益主要来自参加者交纳的入门费或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的费用;组织者利用后参加者所交付的部分费用支付先参加者的报酬维持运作;其他打着“双赢制”“电脑排网”“框架营销”等旗号,或假借“专卖”“代理”“网络营销”“特许加盟”等名义,或采取会员卡、储蓄卡、彩票、职业培训等手段发展人员、组织网络从事传销和变相传销活动。

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 Copyright © 2017 沪交ICP备05029. All Rights Reserved.